当前位置:威美玻璃杯历史纳粹老兵拒加入"俾斯麦"舰:免于葬身大西洋底
纳粹老兵拒加入"俾斯麦"舰:免于葬身大西洋底
2022-08-28

 远离权力核心,让我再回到普通的士兵中间,听听几位老战士对于希特勒时期生活的感受。

 戴琳,邦特鲁普人,1926年出生,1944年应征参军,第三山地师高射机枪手——

 在7岁以前,我的全部记忆就是一个词——饥饿。我们全家一共五口人中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而他竟然总共失业了7年半的时间!那时我们全家每个星期能够从政府得到7马克的救济,长期吃不饱肚子。

 当时全德国至少有半数人口受到大失业的波及。德国人已经活不下去了。我们全家能够买得起的食品就是数量很少的土豆和面包。我的母亲就把土豆煮得稀烂后捣成泥,然后拌上盐,让我们抹在面包上吃,就像今天在面包上抹果酱和黄油那样。

 年希特勒上台以后,德国简直就像获得了重生。生活很快就得到了改善,老百姓不但有了吃的,就业率也几乎达到了100%。作为一个7岁的孩子,我当时最鲜明的记忆就是:肚子吃饱了,日子好过了,我们有希望了!

 这是一个孩子最直接的感受吧,也许有别于常规历史中的评述。但老百姓更在意生活上的改变。

 布朗特,奥格斯堡人,1916年出生,1939年自愿参军,空军飞行员——

 希特勒上台那年我17岁,当时我对政治不太了解,只知道在慕尼黑起家的国社党成了执政党。但过了不久我发现周围环境开始发生奇迹般的变化——生活物资充足起来了,失业大军消失了,高速公路建成了,国防实力恢复了……希特勒竞选时的全部承诺都在一步步兑现。大家对前途有了信心,开始相信国社党领导德国的能力。

 “二战”爆发那年我23岁,我是自愿入伍的。我觉得这是我对祖国应尽的义务。但我有一个先天的毛病,就是射击时只能把枪托顶在左肩,这个习惯使我无法去当步兵,于是我干了飞行员。在参军前,我干了3年滑翔机教练,去空军毫无问题。

 科尼希,弗拉瓦尔德人,1925年出生,1942年自愿参军,战斗机飞行员——

 1933年,德国在军事上处于困境,军队开始招募少年和老年人参军,已经54岁的父亲再次进入军队,还参加过守卫柏林的战役。战争结束后仅5个月他就去世了。“德国人为德国而战”这对他来说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义务。

 罗迪,柏林人,1921年出生,1941年志愿参军,装甲兵——

 1935年,我加入了希特勒青年团,1941年2月我自愿入伍,这样我就有资格选择军种了。因为我的皮肤对潮湿环境过敏,我拒绝了让我去当海军的安排,尽管征召我们的是那艘赫赫有名的“俾斯麦号”战列舰。我幸亏没有去,这艘战舰上的官兵后来全部葬身大西洋底了。炮兵呢,我也不愿意干,响声太大了。后来征兵处建议我选择装甲兵。

 希特勒青年团于1922年创立,当时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少年冲锋队。组织以巴利亚州慕尼黑为基地,为冲锋队招募新队员。少年冲锋队于1923年啤酒馆政变失败后被解散,其后在1926年重建。

【趣闻】:1943年时,由于盟军空袭日益频繁,戈林宣布所有德国成年人都必须担任空袭督导。空袭正摧毁德国的战争工业,工人被要求在下班后担任业余消防志愿者。

 戴宁,不来梅人,1924年出生,1942年应征入伍,通讯兵——

 希特勒上台的时候我虽然才9岁,但是已经有了自己对社会局面的判断,一句话:新政带来的变化让人振奋。对我来说,从少年队到希特勒青年团,再到帝国劳役,再入伍当兵……这一切都是当时的德国男孩走向成人的必由之路。

【背景资料】:希特勒青年团是纳粹党于1922年成立的准军事组织,当时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少年冲锋队。其任务是对13-18岁的男性青年进行军事训练,为德国的对外战争做准备。并为纳粹党提供后备党员。

 一个由巨大业绩得到证明的政府为青少年所做的这些安排还需要质疑吗?我想象不出还会有什么更好的成长选择。至少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常听到的那些充满煽动性的口号——

 领袖下令,我们紧随!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领袖!集体所有就是个人所有!青年领导青年!打压使人更强!个人微不足道,人民就是一切!世界由德意志衍生!……